恒泰艾普(300157.CN)

曾硬杠恒大 马敬忠一方捍卫恒泰艾普控制权遭小股东质疑

时间:20-08-24 16:55    来源:新浪

今天,恒泰艾普(300157)举行股东大会,一名自然人股东何先生致电证券时报·e公司,表达对举牌方的支持,以及对现实控人有所不满。

恒泰艾普董事马敬忠向证券时报·e公司回应称,接手后做了大量工作,这些都无法给外人说。马敬忠最为著名的一战是举牌梅雁吉祥(600868),硬杠许家印控制的恒大集团。

马敬忠一方去年7月份入主恒泰艾普,现在成了被挑战一方。北京硕晟科技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和其一致行动人李丽萍已增持达到10.03%,目前和大股东银川中能相差无几,后者持股比例为10.67%。

硕晟科技一方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根据证券市场整体状况并结合恒泰艾普的发展及股票价格和自身实际情况等因素,会择机增持其在上市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

控制权

今天,恒泰艾普举行股东大会,会议将表决是否通过目前大股东提名的董事和独立董事候选人,以及一项备受瞩目的限制股东提名权议案。这份议案8月7日由恒泰艾普发布公告,根据公告,公司章程将有资格提名董事、监事候选人的股东条件,从“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3%以上股份的股东”调整为“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3%股份且连续持有超过180日以上的股东”,即提高了提名董事、监事候选人的股东要求。

这将有资格提名的股东,限制为持股6个月以上且单独或合计持股3%,被认为是针对新进入的硕晟科技一方。

会议今天下午2点开始,网络投票时间下午3点截止。

8月22日,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恒泰艾普发放关注函。关注函称,截至8月20日,硕晟科技及其一致行动人李丽萍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方式增持股权比例已达10.03%,要求说明增持是否会导致公司存在控制权变更风险。

早在交易所之前,马敬忠一方就意识到恒泰艾普控股权存在松动迹象,加紧筑墙提前防范。

此前李丽萍一方增持股权速度很猛,引发交易所发布关注函。恒泰艾普公告称,7月初至7月下旬,王某斐等人曾与公司管理层、控股股东多次沟通,表露出拟通过支付定金参与股权收购、后续将上市公司控股权倒手转卖给地方国资的计划,并提出以签订A、B两版不同价格合同的方式签署相关文件;同时表示对公司的部分子公司和实体产业有浓厚的兴趣,希望在上市公司层面将公司部分优质子公司以低价出售给其指定的相关方。

恒泰艾普认为,上述两点要求如实施必定会损害国有资产利益并触犯相关法律法规,且由其控制董事会也会严重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权益,故公司控股股东拒绝其受让股份的要求。

公告所称的王某斐,是硕晟科技的执行董事、经理。

偏好

不过恒泰艾普的公告,何先生并不买账。他称“举牌方还在举牌,还在不停买,怎么行动是举牌方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卖,怎么会断定别人会损害国有资产利益,并触犯法律,怎么判定其会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何先生自称去年3月份就已出现在恒泰艾普股东名单中,持仓成本超过5元,去年7月份银川中能接手恒泰艾普后,股价从5元多,跌到2元多,损失惨重。

他认为银川中能并没有多少资金实力,所持股权被很快质押,这一年多也没有做出什么事情,导致股价大跌,导致其利益受损。他对硕晟科技一方的举牌持欢迎态度,因为硕晟科技举牌使股价大涨,他因此受益,硕晟科技举牌后,股价从2块多涨到了4块多,马上就要回到成本线。

马敬忠表示,股民一般都会对新进入的股东持有好感,因为新进入者导致股价上涨。“我们在其中做了大量事情,进入恒泰艾普后我们做了资产大扫除,处理了许多遗留问题,挤掉了泡沫夯实了资产,这些外围投资者并不会看到,也不好对外说。”

何先生另一点不满之处,是和恒泰艾普沟通不畅。从银川中能进入后,他打了很多电话没人接,在互动平台上提问也得不到回应,很难理解上市公司的计划和打算。

马敬忠称,他们目前是希望上市公司业务聚焦,向着一个方向发展,“再有几个月就清理得差不多了。”

上市之后,恒泰艾普实施密集并购,相继完成了超20宗并购,涉及金额超过26亿元。

去年7月1日恒泰艾普公告实际控制人孙庚文与银川中能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孙庚文将所持公司10.67%股权转让给银川中能,银川中能通过一致行动协议获得孙庚文剩余4.96%股份控制权。最终,刘亚玲替代孙庚文成为公司实控人。

马敬忠此后进入恒泰艾普做董事,市场传言马敬忠和刘亚玲是夫妻关系。

目前马敬忠一方有原实控人的委托投票权,在投票权上还占据明显优势,硕晟科技一方还要再举牌一次,才能和马敬忠一方旗鼓相当。

资本史

马敬忠大有来头,其中最出名的一次是举牌梅雁吉祥。

马敬忠控制的烟台中睿及其一致行动人中科中睿,于2017年12月22日至2018年2月14日期间,分别增持梅雁吉祥1.04%和3.96%的股份,合计占梅雁吉祥总股本5%,触及举牌线。

烟台中睿随后在深交所回复函中称,拟继续增持,旨在获得梅雁吉祥的第一大股东地位,谋求对梅雁吉祥的控制权。

2018年2月5日,烟台中睿的实控人马敬忠一行三人曾到梅雁吉祥拜访了梅雁吉祥的董事长和董秘,表达了希望通过股份增持成为梅雁吉祥第一大股东的意向。

不过后来梅雁吉祥管理层明确表示对马敬忠欲取得公司控制权的事项“目前不予支持或配合”,甚至表示必要的时候或将联合其它股东反击。

3月6日中睿一方又合计增持梅雁吉祥股票59.25万股,正式成为第一大股东。

马敬忠可谓是高举高打。

马敬忠多年来浸淫资本市场,在证券、资管、投资均有经历。举牌梅雁吉祥后,马敬忠也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我本人多年来一直从事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业务,为多家上市公司做过并购重组的咨询及服务,对上市公司的运营比较熟悉,也有自己的一些独特理解。”

他认为“做上市公司自然离不开资本运作,否则那就是纯粹做实业了。我向来主张产业发展必须是靠资本+实业的两轮驱动,两者互相促进、相得益彰。”

梅雁吉祥当时被人关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大股东是仲勤投资。作为恒大集团旗下产业,投资者都想看到虎口夺食,恒大集团如何反应,2016年仲勤投资首度举牌梅雁吉祥后便再无动作,当时称举牌是看好梅雁吉祥所处绿色清洁能源行业的发展前景,实现恒大集团的多元化投资战略。

恒大没有动静,中睿的独角戏唱到了去年6月份,在半年报中清仓式减持。当年4月份有过明显拉升,不过大涨之后就是大跌,很难算清楚中睿是否盈利。

从梅雁吉祥退出,到承接恒泰艾普,从时间点上看,可以说是无缝对接。

马敬忠还曾经在上市公司鑫科材料(现更名为*ST梦舟)的董事长。2017年5月,随着鑫科材料控股股东清仓转让股份,包括董事长马敬忠在内的公司董监高辞职。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创业板2.0大机会!